三围小说网提供重生为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12412 
上一章   第166章-第170章    下一章 ( → )
  一百六十六、为什么不忍心教他难过

  姜子幽呆呆地看着自己空了的怀抱,心里陡然一紧,面上却不敢有任何异样显出,忙谦恭的低下头来,低低地叫了声:“主子。”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抱着娼就往外走,也不去看姜子幽是否跟上──对他而言,姜子幽和个摆设也没什么分明。

  水墨画般的剑眉微微一扬,黑珍珠似的眼睛就那样柔情万千的凝视着娼:“既然知道有好戏可看,怎么就不知道主动下去?”真是个懒女人,能坐着就不爱站着,能躺着就不爱坐着的。

  娼依然懒洋洋的挂在他怀里,还嚣张的伸了个懒,笑得意味深长:“反正你们总会来找我,我下不下去又有什么分别?”

  “哼。”他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下了旋转楼梯,白天的“黑猫”仍然是没有丝毫的光亮,厚厚的帘蔓将外面的阳光永世的隔绝了起来。时间久了,就连本来属于这里的人也都忘记了已经有多久,再也没有见过太阳。

  “黑猫”源自于黑暗,起始于黑暗,主宰着黑暗。它是堕落的天堂,是可以将世上一切纯白变为漆黑的恶所在。

  站在地下广场大门边的守卫见了抱着娼走来,一个个恭恭敬敬地屈身行礼,皆是面无表情的模样,连黑色的眼睛都较之常人显得更加死板呆滞一些,他们为打开大门,然后无比卑微的屈身,等到他抱着娼走了进去好远才又重新站直,对一直跟在身后的姜子幽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

  绕过曲曲折折的地下走廊,神色如常,娼无聊地打着呵欠,只有姜子幽暗暗地了口凉气。他虽然刚入“黑猫”不久,却是对“黑猫”的手段知之甚深。只要他们愿意,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反抗,他们可以将你任意的捏圆扁,毫不留情。而你,无从反抗。

  地下广场最主要的是赌场,其次便是位于赌场角落里占地近千坪的‮大巨‬囚室。刚进“黑猫”的新人都要在那里接受调教,除非有某些幸运的被主子看上从而可以逃过一劫,然而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非常非常非常的小,迄今为止也不过寥寥几次而已。

  囚室外面依然有人守卫,见着偕同娼一起来了,忙行礼,然后为他们打开囚室的门,目送着他们进去,再将门关上。

  说是囚室,其实里面的布置更像是一座豪宅,各种工具层出不穷应有尽有。每一名调教师都拥有各自独立的房间,唯有在调教新人的时候才会凭自己的喜好去选择相应的囚室。而一些不听话的新人也被关在这里,戒备森严的囚室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别提那些一直心里藏着逃走想法的天真人儿了。

  被捉回来的下场,可能会比乖乖接受更加不堪。

  径直抱着怀里的佳人走进大厅──这里是教训不听话的新人的地方,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这里发生。

  见到他进来,一直斜斜地倚在长沙发里的孽举起手中漂亮的水晶高脚杯算是打招呼,俊美气的教人不敢置信的脸庞上是戏谑的笑意:“娼儿来的正巧着呢,有没有什么好的点子,说来听听,只是这样玩儿也未免太没乐趣了。”说着还朝着她勾勾手指,示意她过去,人的黑眸在闪着光亮无比的笑意。

  娼从的怀里轻轻巧巧的落地,赤的小脚踩在绒绒厚厚的地毯上,雪白的小脚丫和同是白色系的地毯简直像是融在了一起似的,她整个人就像是踩在一团柔雪上,朝着孽走过来的时候,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足踏白云的美丽仙女。

  信手将她捞进怀里,大手点点娼俏的鼻尖,被她皱着小脸躲开,孽的脸顿时一黑:“难不成就只给聂斐然捏不成?”他话里酸到极点的语气教娼一阵好笑,她咯咯娇笑着推开他抵在自己面前的俊脸,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懒洋洋地转了几圈:“非常时期自然要用非常办法,这不都是你教给我的么?怎么,孽自己也忘记了?”她的语气里是调侃,言之凿凿的神色教人看了又爱又恨,怎么也没办法对着这样一张美绝绝的小脸生起气来。

  被她这样一说,孽也只好悻悻地收回自己的大手,朝着前方努了努嘴巴,薄咧开一抹无情冷绝的笑:“看看,还满意么?”说话的同时手已经不安分地爬进了她薄薄的长裙内,扯着口松松挽出来的蝴蝶结,边笑边对着看去一眼,见对方如同怀里的这个小东西一般兴致盎然,才收回视线。

  娼撑着下巴,仔细地观察了好久,才笑眯眯地问道:“亦翩姐姐,滕秀姐姐,觉得招待还差强人意么?需不需要哪里改进一下呢?”她凉凉的话教被吊在空中的两个女人气白了一张脸,四只眼睛里不约而同的出吃人似的目光,凶狠地瞪着娼。

  她们身上只穿着“黑猫”给不听话的新人穿的透明长衫,长衫下面空无一物,隔着空气看去几乎可以一览无遗,而两个人的手又都被系在空中,那绳子细的几乎看不见,只余下四条白生生的腿在空中飘来去,加上黑色的头发,看起来还真像是两只吊死鬼。

  “斐然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人!”乔亦翩又羞又气,从小就被百般宠爱的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了?不仅衣不蔽体,甚至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无数陌生人用眼睛意!“斐然一定还不知道你的真面目吧?我一定会告诉他的!”听到这话,娼歪了歪头,有些不解,这女人到底是有没有智商啊?难道不知道她是肯定无法安全的离开这里了么?居然还敢这样大言不惭的对着她放狠话…也难怪十年来都没什么长进,被路滕秀后来居上再利用了。不过可惜的是即使路滕秀能反过来讲乔亦翩算计,不也是依旧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倒是路滕秀竟然走了圣母路线,她几乎算得上是苦口婆心的劝着娼:“娼儿,我知道是乔亦翩对你不仁在先,可是这不关我的事啊!为什么要连我一起抓来?害你的人是她不是我呀!如果聂大哥知道你变成这样的话,一定会非常痛心的!难道你舍得让他为了你伤心难过吗?”这段话是真的把娼给惹笑了,不仅是她,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也低低的笑了起来,更别提狂放不羁的孽,他早已抱着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俊脸埋在她的颈窝处一阵闷笑。

  她摇摇头,状似惋惜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不忍心呢?”

  一百六十七、谁比较

  是啊,为什么不忍心呢?

  就许他背信弃义将她出卖,偏不准她伤害别人令他伤心?娼感到无比的好笑,大眼水雾蒙蒙的眨动着,瞧着路滕秀直乐,就是不说话,直把抱着她的孽看得闷笑不已,狭长的眼睛注视着她绝美的小脸,时不时还朝被悬在半空中的两个女人看过去,直的鼻梁抵着她的轻轻磨蹭:“娼儿居然会被这样两个蠢货给算计了,教我这个主人情何以堪哪!”他戏谑的话只换来娼漫不经心的一瞥:“我也难堪的。”尤其是现在看起来啊,当初的自己简直就是蠢毙了。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快点把我放下来!难道‘金融’财团就可以视法律为无物了吗?!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这是明晃晃的绑架,是犯法的!”乔亦翩吊在空中也仍然不肯安分,齿伶俐的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是个刚刚被丈夫抛弃的下堂妇。“你就不怕我将事情说出去?!难道‘金融’就不要脸了是么!”娼歪头笑笑:“如果你觉得自己还可以走出去的话。”那么她绝对举双手双脚赞成。

  倒是不合时宜的笑了出来,他伸手从孽身前摆的小茶几上端走一杯血红色的体,削薄的嘴微微一抿,衬着如雪般温润的贝齿,竟显得无比人。“这话说起来还真是有意思,乔小姐,娼儿的话也是我想问的,你觉得自己还能走得出去么?”天真的确算是好事,可天真过了头可就是愚蠢了,而愚蠢是没药医的。

  乔亦翩的脸色登时变了变,咬了咬牙,不甘心地对着娼看了一眼,却愕然看见孽的手已经爬到了那身白衣的口,在注意到她的视线后,他甚至还嚣张的加大了捏的力度!不仅如此,那双布恶的黑眸居然还调情似的对着她眨了两下,似是恶作剧,又似是挑衅。

  乔亦翩的脸不自觉的红了。

  和聂斐然那种冷淡中透出微微的无情不同,孽的俊美是从骨子里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这不仅仅只是指他完美到人神共愤的容貌,那种灵魂里的放和潇洒不羁才是致命吸引人的地方。

  只要他愿意,这世界上又有几个女人能够逃离他的惑呢?

  见乔亦翩果真如自己所想的出了腼腆的神色,孽猛然放声大笑起来,在他怀里的娼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身侧那片结实膛的震动。温暖而又安全,教人忍不住为之动容。

  可惜,她是娼。

  眼尾上挑的桃花眼来回转了一遍,重又回到已然看孽看得傻眼的乔亦翩脸上,敛了笑意慢悠悠地问道:“亦翩姐姐不会是想要移情别恋了吧?你的眼神可是非常容易教人家误会的呀!”乔亦翩还没反应,倒是孽嗤笑了一声,低头就在娼水粉润的瓣上啃了一口,灵巧的舌尖将她小巧芳香的口腔填的的,整个空间里立刻盈的氛围,两人之间的模样令人面红耳赤──至少一直站在柱子旁将这边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的姜子幽是顿时心躁体热无法克制了。

  淡淡地看着他们俩,白皙的大手却握紧了杯子,舌尖探出外,将残留在嘴周围的干净,才轻启薄道:“我带娼儿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要看你们俩亲热。”孽挑眉,松开握着她小下巴的手掌,暗自平息下已然澎湃如的情:“哼,一时忘情了。”说罢又俯首在娼的嘴巴上吻了一下,另一只手仍然在她柔软丰盈的捏掐着,修长的指尖捻起一抹嫣红,隔着薄薄的衣物又是挤又是按的,知晓她不爱穿内衣,慢慢地眼睛里就显出血红色的望来,热烈的吓人。

  “你、你居然──你们、你们居然──”乔亦翩被这一幕彻彻底底的吓呆了“你们居然伦!”娼一怔,和孽也同时一怔,然后三人竟不约而同的扬声大笑起来!娼边笑边扶着自己的小脸:“亦翩姐姐这话从何说起呀?”

  “你们是兄妹,兄妹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这不是伦是什么?!看你这样肯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亏斐然心里还觉得你是天使,我看你也不过是个女!”她恶狠狠地咒骂出声,可两只眼睛却不受控制地胶黏在两个人相的地方,就像是被钉住了一般,怎么样都转不开眼球。“到了极点的女!”此话一出,孽和纷纷都是眼神一闪,两双极为相似的眸子皆微微眯了一下,却仍是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知道,娼最不喜别人手她的事情。

  哪知道娼不怒反笑,银铃般的笑声愈发显得清脆动人,整个偌大的大厅都充了她娇俏充惑的笑声。好半晌,待她笑够了,这才勉强止住又口而出的笑意,懒洋洋地支起下颚:“女我承认,不过这个嘛…可能只有你们俩才是当之无愧的呀——”

  “都承认自己是女了还敢说自己不?!”乔亦翩的眼神宛如淬了毒的刀子,充怨恨和杀气“和自己兄长伦,抢别人丈夫,你敢说你不?!你根本就是个到了极点的啊──!”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便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尖叫。

  乔亦翩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突然下腹处疼得厉害,那种疼,就像是有人拿着搅拌机在她的小腹里用力的绞一样,她觉得自己应该快要疼得昏过去了,可神智却始终都是无比清醒的,清醒到连每一丝每一分的痛都深入了骨髓。就像是初见聂斐然的心动,看着他宠那个黄丫头时候铺天盖地的嫉妒,十年来自己的寂寞,娼出现后再也不看自己一眼的丈夫,说要与自己恩断义绝再也没有任何牵连的爱人…各种各样的痛织在了一起,直让她的嘴发白,眼球充血。

  “疼吧?”娼状似好心的趴在孽的肩膀笑地看着她“就这么一点点疼,难道你就受不住了?不的亦翩姐姐?”乔亦翩强自忍住钻心蚀骨的痛楚,断断续续地从嘴巴里吐出两个字:“人…啊──”又是一声尖叫,就在那一秒内她被整个人抛到了地上,被捆绑住的四肢摆成了一个怪异而又扭曲的姿势,未着内衣的‮密私‬完完全全暴在众人眼前。

  微微一笑,倾国倾城的俊朗:“我看她的嘴巴不是很干净。”他们的娼,只有他们可以欺负,这样一个肮脏卑微的人类,有什么资格对着他们的宝贝大呼小叫?!

  立刻就有两名身着黑衣的守卫上前,一人扯住乔亦翩的双臂,另一人则毫不留情的左右开弓,只一下便将那张白皙的美丽脸庞打得破口裂,松弛的牙立刻渗出鲜的血丝。

  一百六十八、你们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么

  离开孽的怀抱,娼踩着柔软的地毯走到乔亦翩身前,慢悠悠的俯‮身下‬去,将自己绝美的小脸凑近她,直到两张脸靠近到几乎鼻尖相贴的程度,纤长如玉的手指才柔柔地碰了一下裂开的嘴角,洁白的指腹顿时染上一抹朱红。

  娼笑得异常开心,离如雾的桃花眼细细地看着指尖那抹的血渍,粉扬起人的弧度:“你的血居然是红色的…怎么可以是红色的呢?”她抬起另一只手支起乔亦翩的下巴,对着她的脸左右端详了好久才不解地歪了下小脑袋“不过也不足为奇,人越脏,血越红。”说罢,将指尖那滴血渍凑近彼端轻轻一嗅,小脸绽开桃花般娇绝伦的笑“颜色再红,也不起品,闻起来就知道了,又杂又脏,腥臭无比,就和你的人一样。”

  “呸!”乔亦翩狠狠地啐了一口,原以为会吐上那张教自己无比嫉恨的脸庞,却没想到像是被噎到了一样,那口脏血居然又被自己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去,严重反胃的感觉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已经染上些微脏污的容颜上立刻出了恶心呕的表情,换来娼捂轻笑。

  嫌恶的将手指上的血抹到乔亦翩的肩膀上,娼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甩了甩自己的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就像看着什么肮脏的低等生物一般:“你说女就,那么你就不么?女之所以,又是因为什么呢?”

  “…人!”尽管内心如雷震击,可乔亦翩仍然强撑着面子狠狠地骂了一句,眼睛也强自镇定地与娼那双诡异到了极点的桃花眼互相对视,看起来似乎异常坚定,可是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的眼里充了恐惧。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骂的娼愈发笑得开怀,小脸笑眯眯地转向依然被挂在空中的路滕秀,娇柔婉转的声音柔雅的不可思议“滕秀姐姐,你赞同亦翩姐姐的话吗?”路滕秀抖了抖瓣,半晌才由娼之前的动作里回过神,连忙开口:“当然不!聂大哥一直说娼儿是天使,那自然是不会做什么坏事,更不会辜负聂大哥对你的期望的!乔亦翩为人恶毒无比,还害了那么多人,甚至还害死了我的妹妹,绝对不能放过她!”她说的无比的义愤填膺,如果是不了解的人,说不定还真的就这样被她骗了过去。

  可娼看得分明,在路滕秀眼底,除了愤恨更多的还是嫉妒,她想的,恐怕只是借自己的手毁了乔亦翩而已。乔亦翩在路滕秀心底已然成为一扎得极深的刺,无关乎恨与不恨,她就是路滕秀灵魂上最大的障碍与恶魔,从十年前她利用无知的路滕秀那开始,她就成了路滕秀唯一的心魔,因为那一次的愚蠢,让自己失去的不仅仅是付出,还有自己的最爱。

  明明滕优消失了,聂大哥就是属于自己的了,结果却因为自己的愚蠢,反过来被乔亦翩李代桃僵,与聂夫人的位子擦肩而过!

  “天使?”娼很明显地被这个词儿给取悦到,桃花眼笑得婉转光,翦水凌波般教人心悸“路小姐也相信这种生物的存在?”

  路滕秀微微一窒,半晌也没有开口。

  “啊——”娼摇摇头,无力的在地毯上盘腿坐下,率的姿态在绝风情中又添染了些许俏皮英气“我也懒得跟你们继续兜圈子去了,你们俩愚蠢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与其再这样废话一通,咱们不如来猜个谜,猜对了我就放了你们,并且不伤你们一丝一毫,怎么样?”但是可不保证事后不报复。

  也不等两个女人回答愿不愿意──反正她们根本就没有和她谈条件的资格,游戏规则是怎样的,要怎么玩,甚至是中途如何改变,都由她说了算。娼径直对着乔亦翩出一个浅浅的笑,那笑不同于她一贯的妖魅惑人,竟是出奇的娇赧青涩。

  粉微抿,勾出软的弧度,完美的出八颗雪白如玉的贝齿,掩藏在红润瓣下的一颗俏皮小虎牙微微了出来,颊畔瞬间出现一个小小的,可爱中又是妖魅的梨涡,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也没了先前的深不可测,天真稚纯的令人不敢置信──这个皎洁如月的女孩儿,真的是那个妖一样媚态横生的娼?!

  可是这个熟悉到了极致的笑容却让乔亦翩和路滕秀同时变了脸色,两人都是浑身一震,然后眼睛里纷纷出接近恐惧的惊愕。

  娼就带着那样可爱的笑容歪了歪小脑袋,漂亮到了极点的翦水双瞳闪着星星般的色彩,见乔亦翩两人还是那副大惊失的模样,不由地抿起小嘴,笑靥如花,那颗小虎牙以及颊畔的小梨涡瞬间显得更加清晰,清晰地教乔亦翩和路滕秀的‮体身‬开始抖得越来越厉害:“怎么,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么?”这话一问出口,乔亦翩便不顾角还着的血,像是见了鬼似的拼命往后爬,被缚住的四肢让她的爬行变得宛如虫一样滑稽可笑,让娼忍不住清朗娇笑起来,她也不去追,只消一个眼神示意,便有人将乔亦翩又送回了她面前,小脸又凑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张是血污的脏兮兮的脸上布了浓厚一层的惧意:“这样的话,亦翩姐姐应该不会说女都了吧?也不会指责娼儿配不上斐然哥哥,更不会说我和自己亲生兄长伦了吧?”说完也懒得去看乔亦翩的反应,笑地仰头看向被悬在空中,现在已经被孽一个响指扔到了地上的路滕秀同学。

  “姐姐,我有没有兄长,你是最清楚的,对不对?”赤的玉足弯出雪白的裙裾,光洁白皙的小脚丫几乎和裙摆融为了一体“还不快帮我解释一下?”

  “不可能──!”乔亦翩猛然咆哮出声,尖叫着大声咒骂“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你不是她、你不是、不是!你只不过是个抢了人家男人的女人而已,你不过是个人!”娼悠然的打断她的歇斯底里:“关于抢男人这事儿…亦翩姐姐,到底是谁抢了谁的男人,应该不需要我多说吧?”她就这样笑得无比纯真的看着乔亦翩,眼底也切切实实是笑意,可就是让人感到了无边无际的寒冷,甚至冷到打了寒颤。

  一百六十九、她是非常守信用的

  纤细的手指沿着自己的脸部轮廓缓缓地勾画了一圈,精致绝伦的五官在她似是勾引又似研究的姿态下更是显得无比人:“啊——我倒给忘记了,这张脸的话,你们认不出来也不足为奇。换做是我估计也不会相信,那么,这张脸呢,亦翩姐姐和滕秀姐姐认得出来么?”说着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由轻及重,慢慢地弥漫了整个上空,每个人的心都被她笑得惶惶的,似乎是被一细长僵硬的线给锁住,像是发丝勒豆腐那般一点点地勒下去。让疼痛见深,直至刻入骨髓。

  娼慢悠悠地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晃了一下,随后就像是变魔术似的,一张与她现在完全不一样的容貌就这样显现了出来!

  乔亦翩和路滕秀被吓得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只能从喉咙里挤出“呜呜”的呜咽声,就像是猛兽口中濒临死亡的猎物,神智尚还清醒,可‮体身‬已经完全不听自己使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向自己走近。

  那张脸,是那张脸啊!

  小巧美丽的五官,纯真的眼睛,干净的微笑,整个人就像是一株荷塘里静静绽放着的雪白菡萏,净雅奇姝,清丽绝伦。见乔亦翩和路滕秀的表情越来越惊恐,这张清纯的小脸上顿时展现出一个可爱的微笑,不变的小虎牙和小梨涡立刻了出来,甜美的教人心都化了,只想给她最好的一切,哪里还有工夫去想别的。

  如果说娼的容颜是融合了清纯与娇,集仙气与妖气为一身的话,那么,她此刻的这张脸,就是纯然绝然的干净秀雅,清清透透的就像是天边洁白的云朵,从骨子里都透出一种娟秀清纯的味道,而不像原本那张倾世的脸一般妖娆中带着仙气卓然。此时此刻的这张脸,是完完全全的干净透明,如同一张白纸,还没有染上世间最苦痛的黑暗。

  “你们躲什么?”娼支着下巴笑眯眯的问,她这样一说话,原本的少女模样顿时就褪去了,只余下妖妖娇娇的媚惑,粉扬起的弧度一如既往的莫测高深“难道还认不出我是谁吗?”身后的声音淡淡地传来:“我看他她们不是认不出,而是不敢认。”两个没长脑子的蠢货。

  “我看也是。”孽也不甘寂寞的了一句“娼儿,你看她们吓得脸都要裂了呢。”真是越看越丑,啧。

  娼懒洋洋地眨了眨大眼,懒得回头去看那两个唯恐天下不的男人,只是伸长了小手勾起路滕秀的下巴,笑意深深:“姐姐,你不是说要给我报仇么,怎么,现在为什么不说话呢?我可是还等着你继续向我炫耀一下我们两个人的不同呢!你不是说──我会成为千人枕万人女,而你会成为聂斐然的子么?噫,十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没有嫁出去,反而被人家反过来利用了呢?真是蠢到家了呀——”路滕秀的嘴迅速地搐抖动着,连带着整个‮体身‬都冷得打颤──娼尽管在笑,可自己的灵魂却好似都被她笑到了破碎一样,浑身都像是被丢到了冰窖里,整个大脑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她怎么会忘记呢!当年滕优被那老头带走之前,自己还跑到了她面前说了这样一摊话,狠狠地将她打击到了崩溃的边缘,那时候自己还认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她会死在外面,可现在呢?!居然是自己沦为了阶下囚,甚至还要沦落到被她嘲笑的地步!

  路滕秀很想卯起来和娼针锋相对,可她潜意识里就是不敢,娼已经不是那个好欺负的路滕优,更何况现在的自己,完全是任由她宰割的份儿!

  “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姐姐你也算是有长进,这一次可算是帮我把乔亦翩给完全拉下来了,简直没费我什么力气哩!”娼磨了磨自己的小下巴,纤纤素手又是一抹,立刻恢复了原本的面容“嘻嘻,看在这事儿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路滕秀闻言立即大喜过望──她甚至被这喜悦冲昏了头脑,连娼是怎样变得脸,和“金融”又是怎样扯上的关系都没来得及想,一心只有离开这个地方,去找她的聂大哥,去告诉他娼的真面目!

  而说完话的娼又很开心地看向一直簌簌发抖的乔亦翩,小脸一偏:“你呢亦翩姐姐,你觉得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呢?”乔亦翩哪里还有精神回答,她只顾着将自己蜷缩起来,好像这样就能将自己保护好一样。

  “我曾经在地狱里来来回回游了那么久,甚至连现在都只能活在黑暗里,那么,你们又凭什么可以比我过得更好呢?”娼摇头微笑,美得令人窒息的容颜上温雅如水,鲜瓣漾着笑意点点“既然不是每个人都能重生一次,难得重生的我,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你们快快乐乐的在太阳底下活着?我在地狱里生活过,你们当然也得试试。不过最后我是爬出来了,而你们…”水扬得更高,笑意“就别想再能重见天了。”她话里的恶劣语气教两个女人同时惨白了脸。

  “滕优、滕优!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姐,我是你姐啊!”路滕秀狂的摇头“爸妈不会原谅你的,聂大哥也不会原谅你的!你不要再错下去了,快点醒过来!”娼几乎是表现出了些许崇拜的意味“哇,姐姐——我现在叫你一声姐姐,你不会真的就当自己是我姐姐了吧?”那可真──不是一般的无了“你的父母原不原谅我跟我有什么关系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哟——十年前就是你和你的父母一起推了我一把的。至于聂斐然…他不原谅我?呵…你觉得他有资格么?”这女人的脑袋估计是快要进水了,已经没救了。

  就在这时,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腾”的一下巴住了娼的裙摆,喵喵的叫了两声,一双漉漉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娼,可爱的不得了。

  娼笑笑,顺手将小东西拎起来抱在怀里,白衣如雪的人儿,抱着雪白的猫咪,一人一物,看起来竟是如此的相称。

  她点点小黑的鼻头,笑了笑:“你倒是聪明,知道该回谁的身边。”看在它如此上道的份儿上,她就勉为其难再留下它一阵子。

  小黑讨好似的喵了一声,大眼睛看向缩成一团的路滕秀,然后又移向了乔亦翩,水灵灵的眼珠转了转,顿时泻出些许异样的神色来。

  娼将它的模样尽收眼底,不由地笑了,勾魂的眼儿一瞥四周静手伫立着的守卫们,轻轻哼了一声:“把她们送下去吧,好好招待着。”说完就转身向门口走,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转回来“啊──对了,路滕秀的话记得下手轻点儿,太重口的就别在她身上玩儿了,但是两个人绝对不准玩死,知道么?”瞧,她也是很守信用的哩,说不为难就不为难,哈!

  纤长优雅的背影渐行渐远,看了一出好戏的孽与同时轻笑,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将两个女人拿走,也纷纷站起身离开囚室。

  一百七十、你是属于我们的

  在这座阴暗的房子里,她已经不知生活了多久。

  所以,那两个女人,自然也得慢慢体会体会在黑暗里生活的快,至于能不能从中得到足与快乐,那可就是见仁见智了。

  距离那已然过了半个月,也不知道两人死了没有。

  嘛“黑猫”里的调教师可都是很有分寸的,死肯定不可能,少了半条命倒是真的。不知道再过几天去瞧瞧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番完美动人的景象呀!

  娼眯着勾魂的眼睛,媚态横生地斜倚在贵妃榻上,懒洋洋的眸子漫不经心地投注在面前‮大巨‬的屏幕里,看着那个叫做聂斐然的男人发出的铺天盖地的寻人启事,悬赏已经变成了整个“聂氏”

  一双强健的手臂搂住她纤细的肢,低沈磁的嗓音传进她的耳膜:“娼儿真是好本事,居然能让聂斐然为了你连整个‘聂氏’都不要了。”要知道十年前他可就是为了“聂氏”才将路滕优给卖掉的。

  “哼。”娼嗤笑一声,美女蛇一般地翻转过柔软的‮体身‬,双手如同绕着大树的紫藤一般纠的脖子,吐气如兰的惑着:“难道不愿意为了我付出你全部的心血么?”低沈的笑声愈发地浑厚:“娼儿要是喜好的话尽管拿去,留着也无甚作用。”

  “金融”和“黑猫”的存在,不过是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他和孽的实力弱小而建立起来的枢纽而已,现在他的力量已经接近于完美,又哪里在乎这些死物。

  “嘻嘻…我说的不是这些哟——”娼咬住的耳垂,感觉到掌心下的膛心跳得厉害,粉绽开娇媚的弧度“我要是想要这些东西的话,自己也可以做出来,可是的这里…才是我最想要的。”纤细如玉的手掌紧紧屏贴着他的膛,涂着鲜蔻丹的指尖围绕着那颗心脏划着圈圈儿,精致的小脸上笑靥如花。

  陡然握住她的小手,声音愈发深不可测起来:“娼儿想要我的心?”娼笑眯眯地回视他,眉目如画的容颜上顿时闪现出渴望的光彩,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甚至出了狩猎的望:“是呀…我想要,想要的不得了…”

  “呵,娼儿想要的话,那就来拿。”低头亲亲她的瓣,语音沙哑“这颗心,早就属于你了。”不管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只要她想要,那么他就愿意给。

  “的嘴巴真甜。”娼笑嘻嘻地倒进他怀里,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往下拉,献上自己水润的樱,细细香香的舌尖调皮地窜进他的薄里,拨了一下就迅速离开,然后将自己的小嘴覆在那张感削薄的嘴上,柔柔的着,就像是一只小猫咪那一般,羽似的柔可爱。

  大手不自觉地钳住掌下的纤,将她整人个都往自己怀里拖去,一只手掌包住一半圆润的小股,情的着,修长的指尖甚至慢地伸到了长裙下,轻柔地拨着那两片紧紧闭合着的娇花瓣,指尖旋转间,感到了极致的儿就渗出了香甜的花,潺潺的香气让湛淡漠的眸子闪过了几丝火花。

  娼依在他怀里不安分地磨蹭着,纤如蛇般灵活柔软,她向来热爱‮体身‬间所带来的灭顶快意,所以也从来不矫情,娇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便软软的倒了过去,让他可以更轻易地触摸到她‮体身‬最柔的部位,人的瓣微微漾起纯稚的微笑:“嗯…再多一点…”精致的双手缓缓爬进的衣内,不动声拨着他壮结实的膛,食指与么指分别捻住一边的茱萸,顽皮地逗起来,勾出他无边无际地望。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她了,从她去了聂斐然身边开始,他就再也没有享受到她娇完美的身躯包裹的美妙滋味儿了!

  眯起黑色的眼睛,隐隐约约中有几丝血光闪过,前的两处感点被那两只小爪子肆意玩着,一向清心寡的他竟有些吃不消!

  他虽然喜欢看人在七情六中挣扎沈浮,可那并不代表就经历过很多女人,相反地,只有在他有兴致或是需要发的时候才会寻个容貌上乘的女人来,更多时候,相较于孽的游戏人间,他大多数都是在清心寡中度过的。

  遇见娼,那还真是一个意外。

  若不是听见一个来“黑猫”寻乐的老头炫耀他有一个美丽的囚宠,孽也不会生起去探寻究竟的兴趣;倘若孽没有去探寻,也就见不到一个破碎的路滕优;若非破碎的路滕优,又哪里来今教他们无比动心的娼。

  这个尤物是他和孽一手调教出来的宝贝,是宠物,是徒弟,也是爱人。这些年来他们尽着力气去纵容她、宠溺她,将她纵得无法无天,恣意妄为,却还甘之如饴,觉得她不管怎样胡闹,都是那般得他的心。好像只要是她做的事情,就算再不喜欢,也可以容忍。

  包括让她去玩,让她去接近另外的男人,让她和别的野男人夜夜笙歌,肢体

  娼可以四处留情,可以风潇洒,甚至可以无心无情,但是必须把心留在他们身上,必须!

  见的黑眸似乎有些萎靡,娼慢慢地眯起一双人的桃花眼,粉凑近他,娇的‮体身‬开始在他身上有意识地磨蹭,水儿将他的手指裹得更紧,得他不得不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狠狠地看了她一眼,低低地啐了一句:“妖孽!”然后毫不留情地将她倒在软榻上。

  薄近乎狂热地在她绝美的容颜上烙下细碎的吻,然后轻着抵在她的边哑声问着:“以后会乖乖留在‘黑猫’,再也不跑了么?”娼笑嘻嘻地看他,眼里一片戏谑之:“我能跑到哪里去?”

  “不跑是最好了。”他咕哝了一声,然后便将自己埋进她高的酥,隔着白裙咬住一只“你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就好。”高大的身躯将纤细的佳人完完全全覆盖住,两人绵,软榻上瞬间意无限。

  娼是属于他们的,这一点谁都别想改变,包括她自己。

  桃花眼闪着浅浅的调侃笑意,娼毫无保留地敞开自己,任由身上的男人入侵,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黑眸中同样闪过一抹血光,然后迅速藏匿不见。  wWW.sSvV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重生为娼无弹窗是郦优昙的经典之作,三围小说网提供重生为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三围小说网是重生为娼无弹窗阅读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