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围小说网提供重生为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6432 
上一章   第51章-第55章    下一章 ( → )
  五十一、想报复的话,我帮你

  话又说回来了,她是喜欢玩儿,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入得了她的眼的,还得看她的心情哩──要不是那天心情不错,姜子幽估计被调教致死她也无动于衷。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的确是很好。

  至少,遇到了她这么个不好,却也绝对算不算坏的主人──当然,这只是针对她身为主人的一面来说,真要说狠毒辣,她要是敢说第二恐怕也没有人敢称第一。

  想到这里,她都免不了想要为自己的仁慈悲悯鼓鼓掌了。

  啊,时间也差不多了,恐怕也该回去了呵!

  美目瞟瞟身侧苍白的少年,粉微扬,小小声地问:“想不想报复呀?”

  少年略微有些呆滞的眼神茫然地看向她。

  似乎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或者说──在被最亲密的人背叛之后,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可爱的少年,即使仍称不上世故狡诈,却也绝对不再轻易相信人──轻易相信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在娼这么问之后,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转,那就是:她为什么要帮他?!

  如果说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什么的,那么就是打死他他也不相信。

  一个人无端的对另一个人好,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娼又怎么会看不懂他眼神里蕴含的意思,无谓的笑笑,她也不吝于告诉他:“我对你很有兴趣,而且──你也同我做了易,将你自己的生命与灵魂都彻底交给了我。那么,你就是属于我的东西了,而我的东西,如果连保护自己的力量都没有,更甭提什么能给我带来乐趣了,明白么?”说白了,其实就是好玩儿而已。

  她的日子过得太过无聊,好不容易有个乔亦翩要对付,却又不想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掩不住那股子嗜血的冲动,姜子幽,不过是在她暴躁的时候刚好出现的润滑剂而已。培育他的同时也在减轻自己身上的戾气,还多了个好玩儿的玩具,对娼而言,何乐不为?

  那双修长却瘦骨嶙峋的手开始猛烈地颤抖起来,失神茫然的眼神空地看着下面一对早已在餐桌上开始苟合的男女,渐渐地,原本的漠然绝望被一股小小的火焰所替代,慢慢地,那股火焰越烧越大、越烧越大…直到眼睛里充就坚毅的决然“我知道,我不会后悔,我要报复。”

  对,就是这种涤的恨意与不甘的眼神,啊,想想都觉得有些‮奋兴‬哩,娼开心地拉起少年的手,粉凑近那冰冷的额头,轻轻烙下一记恶魔之吻。

  “恭喜你,被魔鬼选为新玩具。”

  回到“黑猫”的时候夜已经完全深沈的看不到边了,娼将一直抱在怀里的姜子幽放下,也不走正门,依旧以惊人的弹跳力从落地窗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刚将少年放下,便听到一声低沈的嘲讽“玩儿了这么久,懒猫终于回窝了?亏他特意来通知她最新进展,她倒可好,抱着个新玩具不撒手!”

  娼一点儿也没有被吓到,只是懒洋洋地瞥过去一眼,调笑道:“豢养的猫儿,再怎么跑也跑不过孽的手掌呀。”男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走过来将她拉进怀里。

  五十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炽热如火的薄狠狠地啃啮上她嫣红的瓣,极尽所能的辗转,带着磅礴的怒气,出口的话却又是那般的无可奈何:“让我去给你办事,你倒好,一个人潇洒快活去!”没良心的女人,从来都不知道说句好听话!

  娼慵懒地在他怀里翻个身,波光漾的大眼笑眯眯地瞅着他,那模样,真是有多招人疼就多招人疼!

  于是,按捺不住内心渴望与火的孽自然而然的就再次吻了上去,丝毫不顾及一旁是否还有旁人在看,大手饥渴难耐地探进娼轻薄的衣物内,‮摸抚‬着柔洁白的美丽肌肤,俊脸还出了无比陶醉的表情。

  粉微勾,娼好笑着看他的表情,开口调侃道:“笑得这么,孽你的发情期是到了么?”闻言,男人抬起头,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也只有你敢跟我开这种玩笑。”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哪里还找得到当初一丝一毫怯懦的影子。

  “我的荣幸。”纤美的食指勾起面前男人刚毅有型的下巴,在那薄轻烙一吻:“好了,告诉我,我要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这下子换他以懒洋洋的姿态显摆了,颀长英的身躯抱着她滚进身后的大,亲昵地以高的鼻尖摩挲着她的“娼儿觉得呢?”想她,哪有那么容易。

  娼不置可否地挑挑眉“天知道。”爱说不说,反正早晚她的目的也会达到,不一定非要他帮忙才行。之所以会选择让他手,不过是为了降低他的戒心,免得他察觉到自己的实力在益壮大罢了。

  愤愤地哼了一声,孽终究是没有坚守住,听了娼无所谓的话之后,他又是狠狠地一吻,直到她娇着化成一滩水软在他怀里,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三天后是‘聂氏’与‘金融’合作的大日子,聂氏总裁会亲自来金融总部拜访,你,满意了?”娼娇娇地笑,伸出藕臂揽住他的颈子,在他耳边轻轻吹着气:“当然,我很满意,非常非常地,满意。”孽的眼神愈发地幽深起来,他的大掌顺着部柔娇软的肌肤,慢慢滑到如玉般光洁美丽的后背,指尖暧昧地分散开,浅浅地‮摸抚‬画圈儿,深邃的桃花眼魅地凝视着她。声音低哑又充魅惑人心的磁,下巴朝着姜子幽的方向努了努“那就是你近来看上的新玩具?”娼也回头看去一眼,随意点点头“是呀,还好玩儿的。”他纵容的笑笑,意有所指地道:“你不无聊最好,但是──跟聂斐然的战争,要小心谨慎着来,那男人──决不简单。”能让孽说出这样几乎等同于赞扬的人,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但是──她是谁呀?她可是娼!明知不可行偏要行,明知危险偏要玩的娼!她就是好在老虎嘴边拔,越是危险刺她就越是能够‮奋兴‬起来,因为她是娼呀!

  更何况,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比她更了解聂斐然呢?

  想到这儿,她不“咯咯”娇笑起来,那瞬间绽放的绝美风情,将孽狭长深沈的眼眸彻底散。

  包括一直呆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亲热的少年。

  五十三、无爱之战(一)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难得的出现光线明亮的场景。

  孽潇洒地斜卧在手工顶级沙发上,一双狭长魅的凤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坐着总裁位子却依旧一脸懒洋洋的女人,调笑道:“娼儿若是觉得无聊了,我们可以做些有意思的事。”闻言,娼抬起眼瞥了瞥他,冷嗤了声“你以为我是傻子呀。”做些有意思的事,恐怕只有他才觉得有意思!虽然她也喜欢沈醉爱中的那种感觉,但是现在,哼,她可没心情。

  小巧的脑袋就伏在光洁的办公桌面上,来来回回地摇啊摇,百无聊赖的神情可爱的就像是只吃喝足的慵懒猫咪。看似高雅华贵,却随时都可能跳起身来给你一爪子。

  而孽在听了她堪称大逆不道的话之后,竟也没有生气──反正气得永远只有他自己,这女人没心没肺的程度他早已领教过不知多少次了。俊美无俦的面孔始终勾勒着好整以暇的微笑,带着坏坏的感觉,整个一妖孽。

  门口传来食指指节轻叩门的声音:“总裁。”

  娼又向着孽瞟去一眼,语气中不无嘲讽“我怎么都不知道‘金融’是这么的磕掺呀,连个内线都没钱安哪,还得劳烦秘书课课长亲自来敲门?”孽好笑地看看她,扬了扬有型的下巴,也学着她那种懒洋洋的口气:“唉,这年头经济发展不好,咱们‘金融’也是前途堪忧啊,别说内线了,就连整个大厦的主机系统都换成人工智能的了,唉!”结尾以一记哀叹告终。

  娼翻翻白眼,可爱得让孽恨不得把她拉到怀里好好地啃上几口才罢休。她摇摇支在桌面上的小手,无语。

  是啊“金融”真的是穷得很哪,穷到各国元首在经济危机时来借贷了,那还真是穷呀!

  两人谁都没理敲门声,于是数秒过后那敲门声就又传了进来,这一次节奏加快,力道也更重了些。

  娼咬咬自己纤白的指尖,不无鄙视地道:“孽的属下都是怎么选的,这么不识相。”主子没应声的原因自然就是不想应声,难道还能是在里面遇害了不成?

  孽状似苦恼地抚着额头,从沙发上坐起来:“哎呀,我也很是后悔,居然选了这么个愚蠢的手下,真是抱歉。不过──娼儿,今天是‘聂氏’总裁来‘金融’的大日子哩,所以啊,我就命令外面的保全系统大开方便之门,今天的顶楼──谁都可以进得来。怎么样,高兴吗?”俊脸发亮,似乎很期待娼的表扬。

  撇撇小嘴,娼不以为然地看过去一眼。不就是想要看戏么?还编出个这么蹩脚又无趣的理由出来,真是从里到外都腹黑的主儿。

  站起身,修长拔的身躯缓缓地步到办公桌前,半弯下去,与她美丽的桃花眼相对视,笑眯眯地道:“很好玩的,娼儿不是最喜欢玩儿了么?”伸手拉下男人离自己还有些距离的头颅,娼大大方方地在那削薄的上烙下一吻,香气刹那间盈孽的房。她偏偏头娇笑道“我说怎么着大白天的孽也陪着我出来了,原来打得是这么个主意呀!”真是一箭双雕呵,又能看戏,又能监督她的心是否出轨,这男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就不知那个好几没见着面的,此刻是不是也蛰伏在某个黑暗的角落盯着她呢?

  呵呵…娼捂着笑,也起身,顺便拉起依旧趴在桌上的男人,在他上再烙一吻后,扯着他向门口走,脚步轻盈如风,声音清灵“那咱们就一起玩儿去好啦。”

  五十四、无爱之战(二)

  厚重的红桧木门板被猛地从里面打开,原本倾身在门上的女子一个踉跄,控制不住地往房间里摔去。

  原本想要抓住门板的纤纤玉手,在主人看见面前是何人的时候不由地松开了,纤柔的身子就这么柔若无骨地往来人怀里倒去,秋水般的明眸还害羞地闭了起来,心期待着王子解救公主的戏码上演。

  孰料人家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手一挥,像是在拍开什么垃圾似的,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的将佳人打开。

  一声痛楚难耐的闷哼传来,女子狼狈不堪地趴在办公室的地毯上,脑袋一时晕乎乎的,似乎还不能理解为什么事情没有按照她的意图去发展。

  娼忍不住轻笑出声,小手攀上孽结实宽阔的肩,调侃道“你这男人也真是的,真是不懂消受美人恩。”居然下那么重的手,又不是在对付敌人。

  孽回头瞟她,这丫头,哪里是在为那女人抱不平?分明就是怕事情闹不大,不好玩儿。于是他大手一揽,将那如束纤勾进臂弯,狭长深邃的眸子不屑地瞥了仍旧趴在地上的女人一眼,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似的“这种女人也称得上是美人?娼儿,你也太看得起她了。”不过蒲柳之姿而已,还入不得他挑剔成的眼。

  歪歪头,娼笑得香肩微颤,睁开男人有力的臂膀,她走近趴在地上的女人,那张堪称美丽的容颜已经布了羞窘尴尬的红晕──想必已经从幻想中清醒了过来,并且听到了孽足以称为刻薄的话。

  “小姐,你还好吗?地上脏,起来吧。”伸出手,绝美的容颜在朝阳的映照下美得像个梦,那玉雪倾城的小脸凝脂般吹弹可破,粉瓣扬起春天般甜美温柔的笑意,看醉了孽,更看醉了一直没有爬起来的女人。

  她呆呆地也伸出手,搭上那只柔软娇笑的柔荑,美好如绢的触感,几乎让她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她还以为凭自己不俗的姿,可以掠得暗总裁的心,却不曾料到,他身边早就有了这么个绝世佳人!

  她是何其天真!

  这么美的女孩儿,连她这个货真价实的女人看着都压抑不住心动了,更何况是男人?

  这时,草草回过神的孽冷哼了一声,道:“我还不知道总裁办公室可以随便闯进来呢,你是谁?就不怕我革了你的职,再将你送进监狱?”那狠冷厉的神色,让人毫不怀疑她的 威胁。

  女人吓了一大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美丽得不可思议的女孩儿抢先开了口。那娇软甜糯的声音,听得人心都快化了“哥哥,你少罚人,这位姐姐是秘书课的课长,你可别说不认识哦。”孽懒洋洋地看看女人,又看看娼,不意外发现那水漾闪亮的大眼内一片诡谲眸光,于是只好陪着她玩下去“是是是,是哥哥的错还不行吗?”俊颜在面对另一个女人时又是另一种态度“如果我没有记错,秘书课应该不在顶楼吧?”什么时候秘书课课长可以暂代总裁秘书一职了?

  他可没有听说过。

  女人白皙的脸颊顿时苍白一片,渎职、越职、在“金融”都是要被FIRE掉的!她辛辛苦苦爬了这么多年才爬到秘书课课长的位置,怎么能轻易放下?!她、她只是为了很久很久之前惊鸿一瞥的那个俊美男子呵!

  五十五、无爱之战(三)

  娼扁了扁粉润的,扶着女人慢慢地站起来,是好意地替女人说情“哥哥,你忘了是你说今天顶楼课长及以上总管干部随便进的了吗?”…他有说过这话吗?

  孽回想了下,似乎是有这么回事,但又记得并不是很清晰,但是──她都开口了,就算是没有他也得顺着她说有呀!

  女人在听到娼的话之后,明显得眼睛一亮,充期盼地盯着孽看,原先只是想要为自己求情,却不知不觉又被那张绝顶俊美的脸庞蛊惑,神色顿时显得无比痴

  她或许还是有机会的,尽管没有英雄救美的老戏码,也不曾上演一见钟情,但是──这个美貌绝伦的女孩儿是总裁的妹子而不是情人不是吗?

  那么,她一定还是有机会的!

  她脑海中转绕着的想法娼又岂会不知。人的心底只要有望,有贪婪,有七情六,就别想逃过她的眼睛。

  希望自己是灰姑娘,想要得到王子的眷顾是么?

  真不知道如果美梦破碎,又会是怎样的感觉?会比摧毁那个少年对爱情的信任更好玩儿吗?

  螓首偏了偏,疑惑地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放过这女人一马,倒也不是她善心大发,只不过是不屑玩罢了。孽的话,估计就够她受得了,她要是再添上一脚,也无趣。

  “咳。”孽先是清了下嗓子,随后道“是我说得没错。”锐利如鹰隼般的眸子瞟向被娼扶住的女人,漫不经心地扬起一边角“就算是这样,那么你到顶楼又有什么事?”女人猛地回过神,连忙一脸喜的报告“啊,总裁,我给忘记了,是‘聂氏’的聂总裁携其幕僚已经到了,现在正在贵宾室等候。”“是吗?”孽似笑非笑地勾起薄,抬起下巴对着她身后扬了扬“那你身后的那些人又是谁呢?”女人一怔,忙回过头去,然后大惊失:“…聂、聂总裁?!”还有“聂氏”那一群高级幕僚?!怎么会,他们不是应该在贵宾室等候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样的话──她让总裁秘书留下招呼客人,而自己兴冲冲地跑到顶楼来是为了什么?自取其辱吗?!

  聂斐然勾着莫测高深的笑,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礼貌而又生疏淡漠地道:“不好意思,暗总裁,自己上顶楼来了。”孽回以同样深藏不的笑容,打着哈哈“哪里,聂总裁客气了。”这保全系统要不是被娼儿关掉,他们哪里进得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聂斐然还没有说完,就有一道小小的身影陡地打斜里冲了出来,直勾勾地盯着娼奔过去,嘴巴里还大叫“姐姐、姐姐──”然后想头小火车似的闯进娼怀里,正确的来说,是巴住娼的肢,因为他今年还只有十岁,实在是够不到她的怀抱。

  娼明显是愣了一下──至于是真愣还是假愣,那当然是见仁见智了。

  她有些僵硬地伸出手,揽住小家伙的脑袋,在那头柔软的黑发上,微微一笑“优优。”小家伙撇了撇嘴巴,有些不的抗议“优优好像是在叫小孩子。”娼笑笑,优美的长发如瀑般倾泻下来,透着窗外金色的阳光,仿佛仙子般美丽脱俗。  WwW.SsVv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重生为娼无弹窗是郦优昙的经典之作,三围小说网提供重生为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三围小说网是重生为娼无弹窗阅读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