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围小说网提供重生为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7730 
上一章   第11章-第15章    下一章 ( → )
  十一、他的心底似乎还是少了些什么

  “哦、他是这么说的?”

  慵懒地卧在美人榻上的娼,纤细的食指勾着一白色的丝带轻轻地摇晃着,语气漫不经心。

  “是的。”男人恭敬地低头“他说会再来的。”

  “嗯…”她懒懒地点头,嗯了一声表示了解,似乎来不来什么的都与她没有关系“你下去吧。”

  “是。”再次深深地一鞠躬,男人恭敬地退出房间,些微光亮透过厚厚的帘幔打在他脸上,赫然便是之前送走邵觉的那个守卫。

  守卫走后,原本亮着昏黄小灯的房间里瞬间便多出一个人来,来人淡淡的勾着角,语气有些嘲:“看来,你把邵觉得不清呢。”

  娼头也不抬,只是妖媚的掀起粉丽的笑:“那──我把你得怎么样呢?”

  一声冷哼“你这妖将我们两人成什么样,你自己会不知道?”

  捂娇笑,精致绝伦的五官在灯光的照耀在更是显得无比人,娼柔若无骨地从榻上坐起,螓首微偏,对着来人勾勾涂着粉蔻丹的玉指:“过来呀。”

  又是冷哼一声,却还是乖乖听话的步了过来,猿臂一伸,便将佳人搂紧怀里,自己坐到榻上。

  粉的小嘴儿略微不地噘起:“你可别把我这美人榻坐坏了,全球仅此一套呢。”她可是喜欢的不得了。

  坏了的话,跟他没完。

  剑眉微挑:“怎么,难道我还比不上这方美人榻?”这女人,真是该死的会泼人冷水,煞风景的很。

  娼扬起一抹调皮的笑意:“你说咧?”实话注定伤人呢。

  “哼,妖。”猿臂将她揽的更紧,火热的大掌也不安分地溜上雪衣半敞的白,充情的捏着。

  打掉那的爪子,娼似笑非笑地回过头望进男人漂亮的凤眼,状似惊讶:“啊,难道是你那些红粉知己没能足得了你,所以才这么快就回来找我麻烦?”

  “啧,真不会说话。”男人了一下,再接再厉的伸手去吃她的豆腐“什么叫找你麻烦?除了你,可没人能足得了我。”

  纤细的肩笑得微微颤动,美目盈盈转间凝视着他俊俏绝伦的脸庞,带着引:“是吗?那──孽呀,你是会帮我的咯,不管我做什么事,都不会干涉妨碍我的,是吧?”

  被那勾魂的桃花眼得晕晕乎乎的男人,失掉了一向万花丛中过的潇洒风,有些傻傻的点了点头。

  他玩过不知多少女人,哪一个不是被他得神魂颠倒,只有眼前这一个,从来都不曾把他的魅力放在眼中,反而是他,每一次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得超生。

  等到回过神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的时候,后悔却又晚了,因为那个妖孽般的女人正对着他出邀请的微笑。每次看到这种笑,不管当时他是在做什么,结果总是会在瞬间变成狼人将她给拆吃入腹,一寸不留。

  “你这该打的女人,就是这么勾引邵觉的么?!”气得咬牙切齿,却还是不敌她一个盈盈浅笑,腔妒火瞬间被浇熄,只剩下脑子冲破天际的情

  娼拉起他的手,送入自己口,粉微抿:“我本身就是勾引,哪还用的上什么手段?”瞧,他不是也逃不掉她撒下的网?

  他说的什么,她可是一句都不在意,没有人能阻止得了她去做些什么,没有人可以。不可以,邵觉不可以,孽不可以,即使是上帝──也不可以!、“好了,你回来就是为了和我说些废话的么?”她不地嘟起粉,刹那间展现出娇俏可人的小女儿娇态。“宵一刻可是值千金,你要是再不来,我可要换人了!”

  名叫孽的男人凤眸一眯:“我会让你收回你说的话的!”

  意之际,明明她就在他身下,被他占有着,可是他的心底似乎还是少了些什么…

  十二、兄妹反目(上)

  邵觉踏进家门的时候就发现妹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的震怒和愤恨。身上依旧是那件暴的可以的衣服,脸上的妆也仍然五颜六,跷着二郎腿,双手环,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威士忌,一副等待彻夜不归丈夫的正样。

  俊眸微沈,他视而不见的越过她,脚才刚踏上第一层的楼梯,就听见了她那尖酸又刻薄的声音:“怎么,我伟大的哥哥终于愿意回来了吗?!”

  高大的‮体身‬瞬间僵硬了一下,邵觉转过身,走到与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俊脸上一片冷漠:“比起你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夜夜不回家的妹妹,我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邵莹莹一窒,很快地又冷笑出声:“哼,被那个狐狸走了魂是吧,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要了!”

  英的眉蹙了起来:“不要污蔑她。”

  “污蔑她?!”她说了那么多,他就只注意到那句狐狸?“大庭广众下恬不知的勾引男人,不是狐狸是什么?啊,我知道了!”她做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一手端起威士忌轻啜了一口“我们叫这种女人为──女,婊子,哈,对吧,哥?”

  那张俊美无俦的脸瞬间结成一片冰冷,邵觉站起身:“既然你不想谈,我也不想和你在一起浪费时间,以后我不会再管你了,你爱怎样便怎样吧,你自由了。”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即使他心里已经为那句“我们叫这种女人为──女,婊子”而愤怒的差点无法克制住自己。

  如果她不是他妹妹,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这样杀了她!

  真是难以置信,不过是只见过一面的女人,他却这么的想要维护她,听不得别人对她一句污蔑,即使是他的亲妹妹!

  原本好整以暇端着威士忌的邵莹莹,刹那间如雷击般松开了手,水晶杯从她纤细漂亮的手指间“砰”的一声落下,滚到透明的茶几上,然后闷闷地掉到铺着上好意大利手工地毯的大理石地板上,就像她被狠狠划上一刀的心。

  哥哥──不管她了?

  他说,她自由了。

  可是她怎么能自由?

  她心里装得都是他,只要她活着,他就是她心里最爱的人,她就想要得到他,她怎么能自由?!血缘上的牵绊已经让她痛不生,他怎么能对她说出这种冷酷无情的话?他怎么能?!

  “你忘记了吗?”她有些颤抖地开口问,成功地让邵觉停住了脚步“爸妈代你要好好照顾我的,你忘记了吗?!”到最后,已经有些许质问的口气了,一种即将被丢弃的恐惧攫住了她,她直觉自己要失去什么了,她要失去他了!

  邵觉从楼梯上转过身来,俊美的脸孔面无表情“我记得。”见她出一脸喜,他随即的话便迅速打碎了她的美好幻想“我自认为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你也已经了十八岁,我会把邵氏属于你的那部分给你,至于后,你想要做什么,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不信,她不信!“你就不怕死后爸妈问起我吗?!你是怎么待我的!”

  邵觉以一种奇异而又悲伤的目光注视着她,那眼光让她不由自主地慌乱了起来“莹莹,你真的敢问爸妈吗?从他们去世后你所做的一切?你想要他们死后都不得安宁吗?”

  邵莹莹的双手抖得不成样子。

  十三、兄妹反目(下)

  从父母去世开始,邵莹莹就变得异常爱黏邵觉,已经十四岁的女孩子了,却还是硬要和哥哥一起洗澡,睡觉,即使遭到严辞拒绝也一定要哥哥每晚哄着她入睡,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到后来她甚至开始手邵觉的感情生活。

  邵觉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她偷翻他的手机看简讯,也记不得她对他的女下属们久久做过多少恶作剧,这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他一直是忍耐的,直到那件事的发生──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虽说大多数时间他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体身‬,但是憋久了总是有坏处,于是他每半年换一任情妇,以此来纾解自己的男需求。可谁也想不到当时年仅十六岁的邵莹莹,居然能做出那样‮忍残‬的事!

  她买通十数名黑道人物,在一个晚上翻越他拨给情妇住的别墅围墙,‮忍残‬的杀了她!

  纵使如此,她依旧不知悔改,甚至多次企图对他下药想要生米煮成饭!

  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兄妹俩之间越走越远,直到他再也记不起那个软软的喊着哥哥的甜美小女生。她开始学坏,故意做些叛逆的事情来引他注意,而他,也以此又一次的为了她疲于奔命。

  他们的关系,如今连陌生人都不如。

  邵莹莹的眼睛里蓄了泪水。

  她只是爱他,只是爱他呀,爱他是错误的事情吗?是吗?是吗?!

  “哥…”她喃喃地唤,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说什么“你不能不管我,你不能丢下我,我是你的亲妹妹,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

  邵觉轻轻地,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莹莹,你已经十九岁了,应该长大了。”她不可能永远生活在他的羽翼之下,她还有自己的人生要去过,一味地固执在血缘的忌之爱里面,只会毁了她!

  “长大的代价,就是你不要我了吗?”邵莹莹痴痴地问,神情有些微的恍惚。

  “不是不要你,而是你的人生,或许该换另一种生活方式了。”追着一个永远不会爱她的人,只不过是徒增自己的痛苦而已。倘若愿意敞开心的话,外面的天,何尝不是蔚蓝一片?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妆点的五颜六的脸上透出一种奇异的悲哀,慢慢的,那些悲哀被一种名为“愤恨”的情绪遮盖住了。

  她想起来了。

  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

  都是因为她出现了,哥哥才不要她的,所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哥哥是从见了那女人之后,才这么对她的,都是那女人的错!她不会忘记那个时候哥哥看她的眼神是多么的痴与沈醉,哥哥就是被那个人勾走了魂,所以才这么对她!那个女人,她一定是知道他们家有钱,所以才故意接近勾引哥哥,是了,没错了,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没错!

  “是因为昨晚那个女人是吧,所以你才会这样对我?!”邵莹莹的声音冷得像块冰。

  邵觉很轻易地就听出了她声音里蕴含着的的恨意与嫉妒,那种愤世嫉俗的叛逆,让他顿觉无力“不是因为她。就算她不出现,这件事早晚也都会发生。”他们兄妹之间的问题岂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冰冻三尺非一之寒。

  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握成了拳,尖利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可邵莹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意。

  她唯一的亲人,她最爱的男人,就这么决定要抛弃她了。

  有什么痛能比得上现在,他给予她的刻骨的伤痕?

  他为什么就能这般狠心,为什么?为什么对昨晚的那个女人,他都能那么温柔,而对她,却是永远的冷酷无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嫉妒与恨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以极快的速度发芽,生长,茁壮,直到长成参天大树,害人害己。

  邵觉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地道:“走出去吧,莹莹,那样的话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走上二楼的卧室。

  走出去?

  不,她怎么能走出去呢?

  她要得到他,一定要!

  不管用什么手段!

  只要她活着的一天,他就别想和任何女人双宿双飞!

  十四、发现了有意思的人(上)

  “娼儿,要出去?”

  见到一抹纤细的身影风似地从走廊掠过,剑眉顿时高高挑起,慢条斯理地发问。

  半秒后,那纤细的人影又缓缓退了回来,绝美的五官在走廊鹅黄灯光的照映下更显得眉目如画,玉质冰心。娼双手在风衣的口袋里,神情含笑:“孽,有事吗?”

  俊美的脸庞绽开风得足以令女人疯狂的弧度,孽走上前,直到她面前才停住脚步,高大修长的身子将她笼罩的密不透风:“没事就不能叫娼儿一声?”

  娼轻轻呵笑:“那孽叫住我,又有什么事呢?”

  “去哪里?”大手伸进她的口袋,握住她柔若无骨的滑小手“我陪你去。”那个邵觉,可是不只一次来找她了呢,她可别想他会给他们幽会的机会!

  可爱地皱了皱秀的鼻子,娼任由他来回把玩捏自己的手,红微扬“孽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妨碍我的么?怎么,难道这么快就要变卦了?”说罢,也不等他回答,轻轻地便回了纤纤素手,小脸一偏“嘛,算了,我也没有出去的兴致了。”

  玉足一转,便拐回自己房间所在的走廊。

  孽站在原地,一向爱笑的凤眼略去了平里的倜傥风,透出一股莫测高深的深沈,谁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娼儿…”他喃喃地唤着她的名字,看着她打开房门走进去,自始至终也不曾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仿佛他根本不存在。

  那扇白色的门板在他眼底慢慢合上,漂亮的薄掀了掀,始终没说出什么话来。

  而房内,一身米风衣的娼,纤细的背抵着门,粉略带嘲讽的扬起,片刻后,她将自己抛进白色的沙发里,轻轻笑出声。

  自从孽回来后,可就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呢,真不知他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是要阻止她找乐子?他不会那么天真,以为能够阻止得了她吧?现在,除了毁灭她,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她的脚步了。

  站起身,娼慢条斯理地走到落地窗前,纤手拉开窗帘,夜风拂过她绝美精致的面颊,带来凉凉的舒适感。

  踩着咖啡长靴的玉足微微一用力,毫不费力的就从数十层楼高的天台跃到了地面,一声清脆的“嗒”落地声响起,轻微地像是掠过的夜风,瞬间便被无边的黑夜没。她优雅无比的站立住,万千青丝在黑夜里招摇的宛如一面旗帜,纤细的双手重又入风衣口袋,粉漾出美丽纯真的微笑。

  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她了咧,离开一个地方这种事情,对她而言有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

  谁能拦得住她?

  她可不想和孽还有撕破脸,毕竟──她可是他们最最“宠爱”的小宠物呵!

  美目含笑地锁定夜中显得无比诡异却又引人堕落的“黑猫”招牌,黑夜,黑猫,黑色的灯,真是相得益彰,黑与黑,完美的结合呀!

  眼角余光瞄到一个修长的身影,娼顿觉好笑。

  又是那个邵觉呀?

  这是他第几次来黑猫找她了?自从那晚之后,他似乎每天晚上都在这个时候出现,可惜,暂时她对他是没什么兴趣了,自然也就没有见他的必要。嘛,就让他继续来找,来等吧,胃口得吊足才有得玩哩!

  现在,她可不想出现在他面前!

  婀娜的娇躯一转,悠然而又高贵优雅地消失在夜中。

  十五、发现了有意思的人(中)

  站在俯瞰整座城市的天桥上,娼微微勾起红,清澈水灵的眸子一眨不眨地俯视着整个城市,看着那万家灯火,车水马龙,五彩霓虹。这个忙碌的城市即使是在午夜时分也不肯停下脚步,果然是个不夜城呵,最灯火辉煌却又最神秘肮脏。

  冷冷的夜风如同温柔的双手,温柔地拂过她精致的面颊以及长及的黑发,皎洁明亮的月光浅浅地映在她身上,宛如披了一层月华外衣的女神。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女神,她是娼。

  米的风衣下摆在风中被吹得“呼呼”作响,天桥上除了她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人,人们在安逸享乐的同时也失去了些东西,永远都找不回来。

  看呐,那条街上有辆撞了人的轿车,车主头也没回的就逃走了,只剩下濒临死亡的人在苟延残,鲜血蕴了整条街道;啊,那里,那个戴着面罩左手在口袋里握住支的强盗正在接近‮行银‬呢;还有,公园里最阴暗的小树林,一个可怜的女孩子已经被扒光了衣服,而她的周围站了不下五个男人,他们正准备享用这道大餐…呵呵,真是个有趣的城市呀。

  娼开心的笑出声来,媚眼扫过远处的‮察警‬局,呵,人民保姆就在哪里呢,可是,谁救得了他们?

  该死的终究是活不长呀!

  正笑得开怀,蓦地,纤细的肢上顶了一把锋利的刀子,锐利雪白的刀刃在月光下显出苍白又诡异的光芒。

  桃花眼顿时盈笑意,暗地里窥伺了这么久,终于敢面了呢。

  “…不准动,不准回头,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出来,否则别怪哥几个对你不客气!”身后传来刻意低的威胁声,娼却笑得更开心了。

  下一秒,她已经悠然地转过了身,完全无视男人的警告。

  “嘶──”有志一同的气声。

  妖媚的眸定定地看着他们,粉上扬,眼底是笑意潋滟,娼从口袋里伸出一只手,搭起那把一直顶在自己间的匕首,鉴定似的就着月光看了又看,才挑眉道“做劫匪的都像你们这么穷么?连把都买不起?”

  被那惊世容颜震慑住的数名劫匪,皆是一眨不眨,神情呆愕,口水几乎滴地。

  “啧,真没劲儿,我还以为会怎么好玩呢。”娼有些丧气的弹开匕首“不过是几个蠢货来的。”没意思。

  为首的劫匪,也就是拿着匕首的那位,地的口水后地凑过来“美女,陪哥几个一夜怎么样?只要你把哥几个伺候好了,我们绝对不为难你,还会给你钱!”他们盯上这女人很久了,一身名牌,虽然没带包,但是只这一身衣服首饰就价值连城呢,还有那如仙缥缈的气质,早在没看见她的脸之前他们就商量好了,钱要,人也要玩!现下居然还是他们毕生都没见过的绝美人儿,那他们就更势在必得了!

  闻言,娼捂娇笑,凑过来的男人贪婪地嗅闻着她身上芬芳的倾世香气,神情陶醉,其他几个也都一副跃跃试模样。

  见她娇笑连连,男人们更是心难耐。

  “知道吗?”娼将脸凑近那个男人“敢这样对我说话的人…”纤手瞬间扼住男人的颈,让他双脚腾空,慢慢地施加压力,好整以暇地欣赏着那垂死的美丽表情“都死了呢!”

  男人连连翻着白眼,脸色由青转紫,眼看便要窒息而亡。

  其他几个人连忙举着各自的武器想要冲上来,却被一只修长的美腿瞬间踹倒,然后他们的爬起来想要逃,却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了。

  恐惧,犹如黑般,慢慢开始腐蚀他们的理智。

  “嘛,虽然你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娼一只手扼着男人的脖子,美颜转到另一边,然后再转回来,另一只手优雅的捂住粉轻笑“这濒临死亡的表情还真是让我满意呵!”冲这一点,她会给他个痛快。

  而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哟!  Www.Ssvv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重生为娼无弹窗是郦优昙的经典之作,三围小说网提供重生为娼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三围小说网是重生为娼无弹窗阅读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