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围小说网提供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三围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作者:王朔 书号:12887  时间:2015/5/17  字数:5061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这儿的服务员不大讲究,一大早门也不敲就进来重手重脚地打扫房间。我被吵醒后便躺在蚊帐里看导游图。服务员走后我起来穿衣。卫生间还是没水,我把所有龙头拧开,出门去寺闲逛。旅行车又拉来一批新到的游客,寺前空地十分热闹。我在一家早早开门的旅游商场买了两盒香烟,又回到饭店。刚进房间便听到水龙头哗哗响,忙进卫生间关住溢出水来的浴盆龙头,刷了牙洗了脸,照镜子时我才发现,才游一次泳,就晒黑了。第二天胡亦穿着睡衣睡睡眼惺松地跟进来,爬上我的四肢摊开躺下,控怨老太大打呼噜,早上外面又吵,没睡好。“还睡呀?”“嗯。”她睁眼冲我笑一下,哼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我无所事事地坐在写字台前翻看今天的本地报纸,吸烟。过了会儿,听到身后的弹簧响。回头看,她睁着眼看着我:“要喝水。”我倒了一茶杯水端过去。她在我手里呢嘟呢嘟喝了阵,惬意地叹口气,又倒下去抱着巾被闭上眼。

  “你笑什么?”她问。“你睡觉跟小孩似的。”

  “哼。”她用鼻子高了声,脸藏进巾被里。

  我继续看了会儿报纸,她在上开始翻来覆去地折腾,巾被都耷拉在地毯上。“睡不着就起来吧。”她生气地坐起来,赤脚下了地,也不梳头不洗脸,问我昨天买的李子呢,要吃。“

  我告诉她在脸盆里。她去卫生间端出脸盆,蹲在地上挑挑拣拣地吃。“劳驾,把脸洗了去。”

  她不理我,啃着李子,眼珠骨碌碌转着冲我翻白眼。我把脸盆踢进底下:“不洗脸不让吃了。”她沉着脸瞪我,嘴里还在嚼着。我好言说:“怎么能不刷牙洗脸吃东西呢?这不卫生,又没人跟你抢,这些李子都是你的。”她转身往卫生间走,拉着长音不地说:“那么多事,跟妈似的。妈!”她回头对我做了个怪脸,进了卫生间。

  等我想起来,跑进卫生间,她已经刷得嘴牙膏沫了。

  “你怎么用我的牙刷。”

  “用用怎么啦?”她含着牙刷说“又用不坏。”

  “我有肝炎。”“那怕什么。”她转脸继续对着镜子刷牙。“我不怕。”

  “传染上可是你的事,我不负责。”

  “没要你负责。”胡亦洗漱完,梳好头,新鲜干净地出来,忘了李子,跳上写字台坐着,手扶着桌沿,晃着长腿问我今天干什么。

  “先去逛庙,下午再游泳。”

  外面阳光强烈,我不怕晒,就光着头走。胡亦有个凉帽,忘了戴,不时把手捂在额头上。她额头很宽耸,据说这种人聪明。“怕晒黑了不漂亮?”我边走边问。

  “才不是呢。”胡亦嗔我一眼“晒得烫。”

  她掀起短短的刘海让我摸,我一摸,乐了,果然烫手。

  我们先在小街一个小姑娘的店里吃了汤饺子,(这岛上的饮食风味是南北大串法),然后沿着石板山路去一个最有名的尼姑庵。这庵原是东汉末年一个弃官修行的道士的炼丹。后来造了庵,以道士的名号做了庵名,还把这道士供在了观音旁边,这种兼容并蓄的大度精神还表现在庵里僧尼共存。当然,凡夫俗子尼姑是不理的。遇有轻浮男子试图搭讪,那些十八九岁的小尼姑便连忙摇手低放大,口中喃喃念动真经。庵中有大量年轻尼姑,个个相当虔诚,在香烟缭绕的圆通宝殿里,我们见到一个瘦嶙嶙的小尼姑在慈详的观者塑像前立起跪下,一丝不苟,连续几个小时地磕着头,青黄的脸上洋溢执的神态。令人眼前身后事如奔马尽涌上来,恍闻天外雷声隐隐传来。几个时髦青年趴在蒲团上扣头如捣蒜,诚惶诚恐。“你不磕吗?”我问胡亦。

  “不。”她放肆地说“磕它干嘛,迷信!”

  “陪我磕磕。”“不”她一口拒绝。我转身出去买了把香,燃着在菩萨前拜了拜,青烟袅袅地在香炉上。胡亦一声不响地看着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跪下去,深深地俯首。站起来对胡亦说:“走吧。”

  “你信佛?”走出殿门,胡亦问我。

  “不,我只是不想在神明前无礼。”

  走出山门高高的门槛,我们又置身在幽幽曲曲的山路。一旁是石砌的护山墙,荫如伞盖的大树。一边是苍郁的松林,陡峭斜下去的山坡,林隙可见远处接青天的碧海。“你害过谁呀?”我蓦地停住脚,胡亦笑问“这么小心翼翼。”“你就那么…问心无愧?”

  “当然啦。”她一昂首“我从未对不起过谁,都是人家对不起我。”“寡妇抱着夜壶哭——”我对警惕地望着我的胡亦说“我不如你。”“这是个笑话吗?”她乜着眼犹疑地问。

  “不是。”我对她说“你没发现我从不开玩笑。”

  “我早就发现你是个贬味的人了”她大声说“我最讨厌乏味的人!中国人怎么都那么德行,假深沉,假博大,真他妈没劲!”“小姑娘说话别带脏字。”我提醒她。

  “我她妈乐意带。”胡亦气急败坏地说“你管得着吗!谁想管我,这不行那不行的,就跟谁能千年万世地活下去似的。”

  “怎么谁都想管你了?”我笑着问。

  “可不是吗。”她数着手指头告诉我“爸爸妈妈哥哥,老师团干部里的积极分子,谁都管我。这些人有没有自己的事?怎么就象专为谁为别人活着似。我才不管那一套呢,不让我一人出来,偏一人出来!哼,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那么随便?”她乐了,点点头,象一只神气活现的鸟。

  山路尽头出现了光秃秃的顶峰。顶峰崖边突兀地屹立着一块巨石,摇摇坠,千年不坏,人站在下面势危如泰山卵。这是岛上一个奇迹。在善男信女们眼里,这巨石是上苍神力使然。攀上巨石,风声呼啸,脚下山峰尽小,人如立于青天之下,万物之上。极目千里,海天浑然,云在静静疾走,在无声奔,似能感到地球、天体的运动;似能跳到早已消逝在地平线外面的过去年代的人、物。绰绰约约,虚渺飘忽,历历在目。“你看到了吗?”我问站在旁边拼命用手护住头的胡亦。

  “什么?”她不解地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你看到什么了?”“使劲看。”“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定睛再看,蔚蓝的天空上,白云象被孙大圣定住的飞驰仙女,一动不动。

  海则如冷却了的玻璃。凝固成厚重的一块,渐次透明,反出温莹的光泽。列岛、船只、错落有致,浑如一个个巨型盆景。

  “没了。”我说。“什么没了?你看见什么了?”胡亦着急地抓住我的手“海市蜃楼?”“说不清。”“你别故玄虚了。”她央求我“告诉我看见什么了。”

  “下去吧。”我说。“我不。”她说“你不让我看到,我就不下去。”

  “我什么也没看到,开个玩笑。你不是说我乏味吗。”

  “可是一点也不幽默。”她象个哭了鼻子也没多吃成冰的孩子那样失望,怀怨恨“这不是开玩笑,这是骗人。”

  下山的路上,她不理我了。就连我说出“你说得对,谁也不能千年万世活下去。”这样明显讨好的话,也没能使她瞧我一眼。中午我们回旅馆吃的午饭。饭后我们各自回屋休息。

  我睡了一觉醒来,庭院,各个房间静悄悄的。我早晨把药瓶的盖子拧得太紧,这时怎么也拧不开了,我垫上手帕拼命拧。忽听胡亦迭声喊我。她脸红扑扑地从外面跑进来,坐在我的沙发上气,还带紧张地往窗外望。

  “怎么啦?”我问。“我刚才自己出去了,去海边。”

  我把药片含在嘴里,往杯里倒水。

  “碰到氓了!”她大声说。

  我看看她,伤紧闭着嘴,直到用水把药片送去,才张口说:“是吗?”“是吗!你怎么一点没有正义感。”她十分委屈“就是不认识的人也不该这么无动于衷。”

  我又喝了几口水,问她:“什么氓?”

  “小氓,两个他们跟了我一路。”她大惊小怪地说“吓坏我了。”“怎么你了吗?”“怎么也没怎么,说了很多难听话。”

  “说的什么?”“说我嘴大。”她脸红了“说我下雨不用打伞。”

  我笑了。“你还笑。”她也难为情地笑了。“真差劲。”

  “他们那么说也没什么恶意,大概是喜欢你。”

  “我知道!”“知道你还生气。”“我知道你把我当小孩!”

  “没有。”“就有!你上午对我的态度就象对小孩,跟我打哈哈,一点不尊重我。”

  “没人不尊重你。”我安慰她“你当然是大人。”

  “那两个人就不尊重我。我嘴大额头大我自己知道,他们干么在大街上说我。你帮我打他们。”

  “什么?”我说“你叫我干这个。”

  “嗯,考验你。”“好吧。”我想了想说“去看看。”

  胡亦高兴得一跃而起,我叫她等等,去卫生间换上游泳。她问我是不是在里掖了刀,我说是。

  在小镇的街上,胡亦指给我看那两个正巧在买西瓜的“氓”是两个文绉绉的青年,有一个还戴着眼镜。他们看见我和胡亦过来,就冲这边笑。我也冲他们笑笑,往前走去。

  “你怎么不打他们?”“我打不过。”我跟胡亦说“我刚才是换游泳,不是掖什么刀。”她气坏了,转身要跑开。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子,对她说:“你以为用刀扎人象开玩笑那样随便吗?不能对别人也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她挣开我跑了。我独自走到海边,了衣服游进去。海水在我四周闪着焊花般的耀眼光芒,柔软的水波从我头上后背滚滚而下,我有力地划着水,向蓝得没有一点瑕疵的、绸缎的般的大海进。游了一阵,我四肢伸开躺在海面上眯眼享受着阳光的照耀,随波漂浮。一个小小的人头出现在岸方向的蓝色的波涛中,越来越近,我认出是胡亦。她游到我身边,鬓挂亮闪闪的水珠,向我击出一掌飞溅的水花。我竖起来,踩着水,她也踩着水,腼腆地笑着说:“我又来了,你生我气了吗?”

  “没有。你生气了?”“我也没有。”她大声说。

  “往前游吧。”我对她说。她点点头,我们一起向大海纵深游去。“喂,我觉得你象算命先生。”

  “什么?”我游慢了点,等她上来“我不会算命,和尚会。”

  “我说你象个算命先生,那么诡秘,话里藏玄机。”

  “你象什么?”我不太喜欢她对我的这种看法,换成仰泳,瞧着她。“我象人呗。”一股小到她脸上,她闭了下眼和嘴,又纷纷张开。“人什么样?”“瞬息万变,唯恐天下不。”

  “譬如…”“譬如,”她笑嘻嘻地抢着话头说“刚才我真恨你,转念一想。又不恨了。”我停下来,有点吁吁。她游上来靠住我,我托着她胳膊踩着水。她快活地息着扒住我的肩膀说:

  “没准以后我还会喜欢你,你也会喜欢我,天知道。不象你算命先生,老那么沉着,有条不紊。”

  我松了手,她沉下去,一会儿浮出来,咳嗽着抹去脸上的水:“你想害我呀。”“我们游得太远了。”我环顾四周海面,已经出了海湾,那尊仰躺的‮大巨‬观音脸上的白塔绿荫已十分清晰。

  “没鲨鱼,渔民说了。”

  “有暗,去年已经淹死了一个人。”

  我们涉水上岸,长的翻卷着,滚动着。水花犹如无数拥挤跳跃攒动的自鼠群,冲上来,化作一滩滩水沫,渗入砂下。沙滩变得润褐黄。

  傍晚,我们正在街边挑选玩常一件两个接吻小孩的有趣瓷像。古寺晚祷的钟声响了,一下接一下,沉闷悠远,小镇上空梵音萦回飘。我们循着钟声一路走进寺院,已经昏暗了的大雄宝殿中,一个身披红黄两袈裟的长老领着上百个黑衣和尚在佛像前做着诵经晚课。长老在一名小僧的搀扶下,连连拜倒。分立两旁的汗浃背的和尚一手摇扇,一手掌拜,在领诵僧的带领下,整齐嘹亮地哼哦。佛脸在摇曳的烛火中闪耀着慈爱的光环,微阂的慧眼俯视着顶礼膜拜的人们,又似视而不见。大雄宝殿后面小殿里别是一番景象。五彩灯泡明灭着,三个峨冠博带、法衣斑斓的和尚坐在佛前壁台上,吹着电风扇,嗯啊吗吧地边唱边舞动法器。一班小和尚敲击着镲钹木鱼伴奏,声调仰扬顿挫,重复循回,就象唱着一首古老的叙事诗。

  我和胡亦各求了一支竹,上面各是一句旧诗。我那上面写的是:“雨断桥人不渡”

  她那上面写的是:“无端隔水抛莲子。”  WwW.SsVvxs.CoM
上一章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下一章 ( → )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无弹窗是王朔的经典之作,三围小说网提供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三围小说网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无弹窗阅读就选之站,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无弹窗精心整理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