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围小说网提供舂染绣塌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舂染绣塌  作者:loverbaby 书号:25160  时间:2019/2/24  字数:3968 
上一章   第一回 周寡妇    下一章 ( → )
  话说清朝道光年间,清池县境地,一女子姓刘名贵梅,原是读书之人家的女子,父亲是个学之士,一向在外开个学馆,自小令他读些烈女传,这贵梅生得伶俐,领悟极快。

  不料到十四岁,母亲张氏恶疾在身,久治不愈,终不起,不须几月,竟自去了,父女抱头痛哭一场,扶尸入棺,料理停当。

  一,父亲思量:“早他在家,母女照应,今留他家中,孤身一人,日子难熬,若在邻家来去,恐怕没有学好的,有失体面;若我在家,又顾不及馆,如何是好?”

  思量来去,仍无结果,遂想将小女子与他人,转念思忖,这斯文人家,决无将小女与人作婢女之理;送与人作女儿,谁愿赔饭养他?后来又陪嫁与何人?如此一想,倒不及直接送与人作媳妇省事。

  主意已定,父亲便四下打听合适人家。

  一,遇东村一媒婆,托他此事,那媒婆倒用心,寻了几,回话道:“惠水有一开店的寡妇,姓周名昭,有一儿闲在家,叫曾桐,年仅十四,适才探询此事,那周寡妇喜不自,料想此事得成。”

  刘父听罢此言,急于要把女儿与人,亦不论门风,亦不细探那周寡妇为人如何,只收他几两碎银子,将小女贵梅过门。

  那贵梅几前即料得此事,刚离亲娘,又如何肯与恩父别离?刘父好言相劝道:“我只为无极奈何,将你小小年纪与人作媳妇,你定乖乖的,切要听婆婆的教训,不要惹他恼,为父也安心,那曾桐年纪与你相仿,料不得与你为难,只管放心去吧。”

  送至周寡妇家,又向寡妇道:“小女乃没娘女儿,不曾教训,年纪又小,千万亲母把作女儿看待,不要说老夫感戴,连老九泉之下亦安心。”

  送了小女,刘父自去了馆学。

  只是这寡妇有些欠处:先前这店子是丈夫支撑,他终在里间,不出门,间只管些茶饭,并不见人,想那丈夫得了病,不能管事,儿子曾桐又小,他只好出来承值,遮羞怕,到后边丈夫死了,典店,又舍不得这般生意,让人,又没甚过活,只得承头脸,出来见客。

  此时他已三十模样,遇有老成客人,道是寡妇,亦避些嫌疑,倒定那些白面少年,遇有轻薄的,不免用言语勾捞他,风月态度幌他。

  周寡妇乍见乍闻,亦有个见怪的意思,渐渐惯常其事,亦便来嘴,人见他活动,越发来逗惹他,他年少情,水性妇人,如何按奈得定?有赋为证:

  人皆然聚首,綦我独罹头睽乖。

  忆缱绻之伊始,先胶之糜懈。

  银灯笑吹,罗农羞解!

  红霞颊兮芙蓉双红,染心枝柳兮粉黛!

  空房亦何急?

  想那寡妇怨花怨月,夜雨黄昏,好难消遣?得嫁人,又怕人笑话,儿女夫,家事好过,怎不守寡?待要守寡,天长地久,怎生熬得?间思量,不免在先夫坟前诉愁说苦,痛哭一场;夜间思量起,亦必捣枕捶,咬牙切齿,翻来覆去,叹气流泪!

  兴许是他缘凑,一来个商人,姓汪名明宇,荆州人,家事股厚,常来惠水经营生意,明宇积年于周寡妇店中歇,却不曾与寡妇相见。待得店主归西,适才与周寡妇照面。

  此番相见,见他生得清秀可爱,便亦动心,特意买了些花膝物送他,不想那寡妇却亦红脸收下。

  这汪明宇本是风月场上的老手,见此情景,知其动意,便放开胆子,他本住于前边楼上,故意嫌人嘈杂,搬至厢楼,与寡妇接相近。

  一夜,汪明宇不能睡,于房内独语,遂起点灯,打开窗子,唱些私情小曲,以此引他。

  且说那寡妇正于隔壁房里纳着鞋底,闻得此声,早已是心动,便停下手中活计,将耳厌于门边,听得心急耳烧。

  明宇见隔壁毫无动静,却亮着灯,察个究竟,遂轻手轻脚推开房门,蹲身来到了廊边里,此时周寡妇正开着门直瞅,突见一人影显现,又听得邻房声止,心中已明白了八九分,知是这客商来至近前,一时竟不知如何办好。

  明宇壮胆,推开那寡妇的房门,却见他正坐于门房,双颊红润有加,眉目传情,手捧鞋底却一动不动,遂向寡妇道:“亲娘,茶便讨碗吃。”

  那寡妇笑道:“茶水在这里讨得?”

  明宇笑道:“正在此讨得!”

  言罢,上前一步将寡妇手中那红鞋底儿夺了过来,道:“是什么缎子的,待我明拿一块来相送。”

  寡妇道:“前已收甚多,怎敢再收?”

  明宇道:“我的亲娘,不收怎的?怕我讨还不成?绝无此意,但收无妨。实则要讨还,亦不及绸缎,碰了身子如何?”

  言罢嘻笑一番,用手指来把鞋底量了量,道:“真三寸三分。”

  又在手上掂了掂道:“真是好货!”

  寡妇怕有人闯见,外人观不雅,就劈手来抢,明宇早已藏于袖中,顺势把个周寡妇揽入怀中,狠狠地亲了一下。

  寡妇亦不言语,任他在脸上蹭,一时间热血上涌。久不曾碰那话儿,今焦渴难耐,伸手去摸那物。哪知明宇已动了肝火,那东西竟直地立竖起来。

  寡妇捻了抢,笑道:“这等长长大大,比先夫的大了许多,你且莫急,让我好好玩他一回。”

  明宇只道这寡妇早羞羞答答,谁知竟这般火热!腾出一只手来,挖入那妇人的档里,摸那光光肥肥、紧紧扎扎的东西,一时间五指头漉漉,粘乎乎,热烘烘的,甚是有趣。

  这样两人各腾出一只手互搂着,一只手各玩那物件,一时寡妇“哼哼”叫了起来,原来明宇伸出中指在那户内一进一出作状,叫他如何忍得?

  遂说道:“我俩且上得,慢慢尽兴一番如何?”

  明宇亦不答话,将寡妇抱将起来向前挪步。

  到得前,寡妇掀开帐子,明宇双手一松,将这妇丢在上,自个儿飞快的褪了身上衣物,缩身拱入帐内。

  寡妇瞅见明宇那物末梢红通通、圆溜溜的鸡蛋般大小,早已心动,用手指去摸了摸,道:“实在可爱!今生那曾见得?你且着实我一回,亦不枉活人一世!”

  于是褪了儿。上身那薄衫早被明宇解开,双鼓鼓的将出来。明宇已等不及,将寡妇推至上,分开两腿,似饿虎扑食,了上去。

  寡妇伸出纤纤手指,捏住那物,引他入将进去。只见那越发大,一手竟合抱不得,心中高兴,不觉哼哼叫道:“心肝!快些进!我几死了!”

  明宇这才一用力:“扑哧”一声尽顶入,叫道:“有趣!有趣!里面热烘烘的。我的魂都煞了。”

  寡妇道:“我那‮心花‬着实可爱,你可狠顶!”

  明宇一边忙着送,一边答道:“顶着了,看我不捣碎他!”

  说罢突然用力,只几个回合,寡妇顿感周身通泰,心里叫道:“真真快活死了!”

  寡妇身子狠命的耸动,娇声娇气,哼个不停!明宇奋力叠莽送,直把楼阁震得微微动,阵阵酥美,寡妇身扭摆,户内水涓涓津津外涌,四肢悚然,心内想道:自我嫁人以来,阅人不少,从未经如此之美!如能长此享用这客商之美物,岂不快哉?遂向明宇耳语道:“里夜间,你尽可来此与我尽兴!”

  几经大大送,约莫三千余次,明宇方才了。寡妇爽快,目闭肢摇,金莲双立,汩汩,畅美莫如。两人相拥相抱,见已二更时分,遂搂着睡去。

  天色微明,儿子曾桐于隔壁喊叫,寡妇才醒,这时,只听得那明宇口中喏喏道:“跌坏了!跌坏了!”却是做梦来调戏这寡妇,周寡妇闻听得此言,一时兴起,竟忘了适才儿子喊叫,竟自翻身上了明宇间。

  明宇睡得沉,昨夜又折腾,一时却醒不过来。这时觉有重物着,只当梦中情景,又喏喏:“不及了!不及了!快些送进去!”

  寡妇携牵着那生铁似的物,紧捏手中,个不停。明宇梦中心急火燎。这一急,顿时醒了过来,见寡妇骑在间,道:“前面受用一回,梦中却遭戏一回,此刻又如蚂蚁在心口爬过,让我如何等得及?”

  寡妇见他如此,笑起来道:“你这个人,忒不长进,看你渴得恁般。也罢!待我替你消消渴!”

  言毕手捧那活儿对准花蕊,降身猛的一顿,整进入了,水星四溅。那知用力过猛,一口竟不得气。

  明宇见半天没动静,那能熬得,翻身将个妇人了下去,上下耸动。寡妇难受,呻哈嗟,忙呼:“用力。”

  明宇奋力送,不顾好花蕊,那管柔残玉质。

  寡妇经刚才那一裆顶,受苦不迭,方言:“付郎忍心,容奴稍宽免其纵提,若再款送,奴不能忍也。”

  明宇并无怜香惜玉之心,暗想道:“趁此份缘,与他下马利害,后亦可尽心狂入。”

  放去任情,加些龙工夫,下面力不能支,声声敬求,苦苦哀怜,上面耳苦不闻,急争深投,重重狠突,把个寡妇得月缺花残,粉褪蜂黄。

  适时粘滑松,寡妇渐生畅乐之意,暗想:此真人生第一乐事,畅快无可言也。遂在心内暗暗骂道:“狠心种,伺下畅之力,用在我这得意之时。”刚想起身回敬。

  恰逢这时,隔壁房中儿子又嚷嚷:“娘,娘,娘怎的不在?”

  明宇闻得邻里喊得急,怕了马脚,后不甚便,送急急得五百余回,丢了,此刻寡妇已被捣得昏昏沉沉,强坐了起来,二人穿戴完毕。

  周寡妇从明宇屋后一侧门溜了去,绕了一个圈儿,才到得儿子房中,不题,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Www.SSvvXS.cOM
上一章   舂染绣塌   下一章 ( → )
舂染绣塌无弹窗是loverbaby的经典之作,三围小说网提供舂染绣塌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三围小说网是舂染绣塌无弹窗阅读就选之站,舂染绣塌无弹窗精心整理出精选。